主页 > 南部各古镇 >

黄山黟县桃花源般村落百年徽州老宅民宿,最佳心灵归处丨关麓小筑

/2019-02-24 18:50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悠悠的古风随地而生

  青石板的路面

  得古镇神韵

  远山近水,风光旖旎

  关麓小筑便坐落在关麓村,黟县城西

  武亭山脚下这个桃花源般的村落里

  “安雅书屋”与“双桂书屋”中间

  平静恬淡

  家乡的春天有油菜花

  秋天每个山头的颜色都不一样

  在北京工作的时间越久,就越想回到家乡

  他是左靖

  关麓小筑的主人

  祖籍安徽泾县

  2010年

  左靖离开了工作4年的北京798的艺术中心

  回到自己的故乡

  在黟县一个叫做关麓村的古村落

  买下了一栋老宅子,起名为“关麓小筑”

  准备一边在安徽大学教书

  一边在乡下过日子

  作家吴组缃曾写过一篇小说《箓竹山房》

  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姑姑叫兰花开了锁

  两扇门一推开

  就噗噗落下三只东西来:

  两只是壁虎,一只是蝙蝠。”

  面对眼前的破败老屋左靖并没有放弃

  他没有找设计师

  而是花了一年多时间,查阅了无数书籍资料

  边建边想,边建边改

  建筑是正方形的二层小楼

  传统徽州民居的小四合屋

  左靖请师傅保留建筑原来结构

  只是换掉坏掉的梁和柱

  主屋占地100平米

  一楼二楼,各有4间房

  按照屋子原有的布局

  修中堂、盖亭子、改院子

  老宅里,堂屋是中心

  经典的摆设是:

  1张八仙桌、2把太师椅

  条案上东瓶、西镜,中间是座钟

  屋子保留了这样的格局

  当地的工匠是最好的老师

  什么样的坡度能够排掉雨水

  该用什么样尺度的梁和柱,他们都知道

  所以左靖经常去询问老师傅

  如何才能保留原始的结构还能住的舒心

  传统的中堂里

  通常有一幅国画、两个对联

  一些当代摄影艺术作品

  代替国画挂到厅堂上

  这些作品跟中国传统审美相关联

  但又做了一些现代的转化

  看起来不会太沉闷

  屋子里有一个天井

  乡下灯光少

  晚上可以看见满天繁星

  在院子里做了一个“高凉亭”

  这里原来是一个倒掉的房子

  他把废墟清理出来,做了一个小院子

  有个可以读书、喝茶的小院子

  在城市里很难实现

  在乡下却很容易

  经过一点一点的用心修建

  一年后屋子完成

  左靖给它取名关麓小筑

  小筑有7个房间

  一楼前厅是传统徽式小四合

  穿过厅后的厨房和餐厅

  是榻榻米的茶室和小院子

  侧厅为民艺展览空间同时备有藏式取暖壁炉

  通向二楼,楼上除了4间客房外

  还有一间小书屋和一处带露台的休闲空间

  二楼,是左靖自己的起居室

  空间不大,紧凑也精致

  可以休息、喝茶,也可以工作

  旁边还有一个大卧室

  是按照在北京居住的习惯建成的

  小筑的空间里从家具到灯具再到生活器皿

  能看到传统手工艺的产品

  这些材料和手艺通过现代的设计和功能的转换

  又再次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来

  挥毫的泼墨写意是徽派建筑的理念

  而书法似乎就是跟它相辅相成一般

  挥毫执笔,洒脱恣意

  渴饮一杯茶,体味禅茶意境

  一侧窗外一株桂花四季常开

  另一侧观景窗可看鳞次节比的雕花墙

  细节处也见用心

  还有几只可爱的小动物

  或蜷或窝在某个角落

  慵懒又自在

  走在村里的小路上,想起那首诗: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也有很多村民看左靖的家后

  发现老宅子也可以变得如此舒适

  也开始掏钱,修缮自家的房子

  呆在却充满生活气息的关麓

  在阴雨绵绵的九月

  看着浅绿变黄的油菜花

  有着浓浓的令人不舍的温柔和安宁

  高楼大厦终究不是我们心灵的归处

  不如躲到一个青山绿水的好风光里

  偷得浮生半日闲

  在青瓦白墙之中远眺青山田野

  享受几天归园田居的生活

黄山黟县桃花源般村落百年徽州老宅民宿,最佳心灵归处丨关麓小筑